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偷闲小帅哥的博客

远离喧嚣,远离尘俗,让自己的寂寂花枝独自妖娆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鱼殇(原创)  

2010-06-14 12:10:06|  分类: 我的文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前些日子,妻上街买鱼,那卖鱼的老奶奶很好心地说,明天我送你一些本地的小鱼养吧。妻很高兴,第二天如约而往,得到十来条摸样怪怪的小鱼来,都约莫大拇指大小。妻把它们用塑料袋子装回来时,我正在家弄电脑玩呢。看到这么些怪怪的鱼,我颇有些新奇。我在山高水深的湘西农村长大,小时候也挺喜欢弄鱼的,除了自己和小伙伴常常在溪沟水塘摸鱼外,有时也跟大人外出到河里捕鱼,只要我们这里有的鱼基本都见过,可就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鱼呢。这些小鱼都是一个品种,颜色就像土陶罐,浑身土不溜秋的,不像常见的鱼,脊背深黑而腹部稍白。它们的鳍比一般的鱼要多很多,而且很尖硬的样子,每一条鱼游动都很快,眼睛不大,却很有神。它们的嘴虽然很圆,不突出,也不尖利,却给我很凶狠的感觉。可惜当时我没有多想,就把这些鱼一股脑儿放进了原来养金鱼的水缸子。在水缸子里,这些鱼儿忽忽悠悠地窜开去,有的很快地在缸子里游了几个来回,摇头摆尾趾高气扬,有的动了几下就很自在地悠哉悠哉起来,颇有些修心养性自娱自乐的样子。只是原来的几条鱼倒像是受了惊吓,不欢迎这些不速之客似的。

 在此之前,水缸子里只有六条鱼,其中两条是红色的本地鲫鱼,这两条鱼我们养了有四五年了吧,它俩生命力很强,因为有时我们一家人去乡下十几天,没有人给它们喂食换水(我在家一般是一周给他们换一次水),它们都不会死。现在它们都有两三个手指头那么大了。它们游动时精神饱满矫健有力,静止时温文尔雅风度翩翩,在小小鱼缸里就像两道亮丽的风景线。另外四条是大眼睛大肚子长尾巴的金鱼,两条红色的,两条黑色的。它们的特点是尾巴特好看,游动起来就像美女牵发飘动的裙带,摇曳多姿,柔媚风情。我想,这金鱼该是专供欣赏的贵族鱼种吧,因为据我所知,我们这里的河塘里,平素是看不到这样的金鱼儿的。它们是一两个月以前我们一家人晚上在街上散步时买回来的。同时买回来的还有一只小乌龟。这只可爱的小乌龟,放在儿子的手掌上,刚好可以占满他小小的整个手掌心。在回家的路上,儿子对他爱不释手。回到家,儿子把它养在另外一个缸子里,专门喂养,遗憾的是,没几天工夫它就一命呜呼了。儿子还为此伤心难过了好久,自责没有喂养乌龟的经验,没有照顾好它。

   把所有的鱼放在一起后,就有二十来条了。这么多的鱼在一起,我的感觉就是缸子太小,鱼儿太多,显得拥挤了些。而后来者怪怪的摸样,总让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担心。也不知道把它们都喂养在一起,算不算鱼龙混杂。但是当时也没有往深处想,或许是因为一向懒散吧,念头过后,不再提起。时间就这么一天天过去。直到有一天早晨,妻突然发现我们家那喂养了几年之久的红鲫鱼死掉了。更让我震惊的是,之后,噩梦不断,到今天为止,近二十条鱼,竟然仅仅剩下两条了———一条原有的黑色金鱼,一条后面喂养的怪小鱼。

  家中的鱼死了第一条后,我就开始警惕了。以前养了好几年都没有出现这种情况,现在的反常肯定事出有因。我开始只是想,可能是鱼太多,换水不勤,它们生存环境恶化。因为第二天早晨我特意闻了闻鱼缸里的水,发现确实有股浓浓的鱼腥味,而这种现象是以往没有过的。从第三天开始,我基本是两天就换一次水(以前我都是一周才换一次水)。但是以后的日子里,原来养的鱼还是接二连三地死亡,后面来的那些个怪模怪样的鱼儿却一个都没有死,全部都安然无恙。最终,我采取措施,把原来养的鱼和妻后来带来的鱼分而养之,出现的结果是,再也没有鱼死了!呜呼,可怜我那些鱼啊,尤其是那两只我喂养了有四五年之久的鲫鱼,我那两个风度翩翩的老朋友啊!我开始对后来喂养的那些个怪鱼恨之入骨了,恨不得把它们烹了,要不清炖,要不油煎!

 因为原来那些可爱的鱼儿,确实是惨死在这些不速之客嘴下的!我之所以采取措施要把它们分开来喂,就是因为有一天,我发现剩下的那条原本活泼可爱的红鲫鱼遍体鳞伤,毫无疑问,那是被它们那些入侵者咬伤的!遗憾的是,我发现的太晚,采取措施太迟,原来的金鱼只剩下最后一条了,虎口余生啊!现在偌大的鱼缸里,就剩下那一个可怜的黑金鱼在“茕茕孑立,形影相吊”了!而那些刽子手,一条条逍遥快活,游哉悠哉!我把这一情况通报后,妻和儿子也几乎是义愤填膺。但是儿子可舍不得把这些怪模怪样的鱼真的给吃了什么的,他把它们保护了起来,放到洗手间的塑料桶里喂养起来。为了防止它们跳出来,儿子在水桶里只放了差不多一半的水。有一次,我无意中把这个水桶加了很多水,几乎是八成水了吧。等我们中午回来,发现这些鱼除了一条以外,全部跳了出来,在干干的地板砖上,成了可怜的干鱼了!我心里暗暗地想,呵呵,真是恶有恶报啊!我怕儿子伤心,跟儿子解释说是我不小心加了水,才使得它们有机会跳出来的。没想到儿子却说了一句很经典的话:“这些鱼儿在残害了几乎所有的同胞后,畏罪自杀了!”之后大家再无多话。

现在,我的两个金鱼缸子里,各有一条鱼在那里。那个大鱼缸里,是那个黑金鱼,我喂养不到半年;那个小鱼缸里,是那些个杀害同类的怪鱼中唯一的幸存者。两个鱼缸现在放在一起,那个大鱼缸居高临下,可以看到那个小鱼缸,大鱼缸里的黑金鱼当然可以看到那个小鱼缸里的那个小怪鱼。喧嚣过后,繁华落尽,我不知道它们该做何感想。而我,对此倒是感想颇多。

我还常常想起那些怪模怪样的不速之客。我始终记得自己第一次看到它们的那种新奇和惊异,忘不了它们那一双双浸泡在深水里面的幽幽的眼睛。现在回想起来,我突然觉得这些不速之客一个个像极了《湘西剿匪记》的钻山豹,长像土气,却有杀气;更有那一双双眼睛,幽深有神,饱含杀机。是我的无知,制造了这起惨案!

我想念那三条大眼睛大肚子大尾巴的金鱼。它们翩翩游动的身影好象还不时在我眼前晃动。它们是娇贵了一点,但是它们完全可以生活在那个原本与世无争的大鱼缸里,自由自在,逍遥快乐。是一群不速之客,打破了一个宁静的世界。是一个世外桃源,却被打破了生态平衡。还是我的无知,最终损鱼害己!

我更想念我那两条喂养了四五年之久的红鲫鱼啊!好几年了,我每周都给它们换水,给它们喂鱼食,闲暇时,我也会坐在鱼缸旁边,看它们悠闲自在地游动,偶尔喂几颗鱼食,和它们一起沉浸在一个与世隔绝的世界,享受心灵的宁静。在我的心里,它们不止是我最引以为骄傲的两条宠物鱼,更是与我相处相依的两个老朋友。我那时甚至想,等我有空了,一定要写一篇关于它们的文章,以表我的情谊。没想到,我却是以这种哀伤悼念之情来写它们的。记得在我们高中教材的课文中,一位日本物理学家说过,其实我们人类也像生活在一个鱼缸里的金鱼,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消失在这个鱼缸里。消失之后,鱼缸里的鱼也不知道它会有什么样的奇遇。我之前日日在鱼缸前看这些可爱的金鱼,和它们四目相对,心灵相通,现在它们一去不返,消失在这个无常的世界。它们有没有想起我,怨恨我?在人类世界这个偌大的鱼缸里,又有没有另外一双眼睛以知己的心灵仁者的胸怀在注视着我们呢?冥冥之中,我们又是谁的牵挂,谁的知己,谁的最爱?某一刻,我们也会像它们一样,突然从这个世界消失,又有谁会如此怀想我们?怀想我们度过的点点滴滴?

 怀念我逝去的鱼儿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9)| 评论(6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